第 197 章大结局上

    鹅毛大雪将整个京都笼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 边关?的捷报从北城门传来,守城的士兵欣喜,一路大开城门, 把人迎进了宫。www.mingcai.me

    吕勇吕州牧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把霍小将军如何营救被围困的护国将军,凭借一万兵马大败南蛮和北狄军的事陈述了一遍。

    这是新帝登基以来的第一场圣战, 加之霍星河又是新帝养大的, 这无疑是在向文武百官和天下百信宣告, 天佑新帝。

    赵凛龙颜大悦,命户部拨出银两赏赐给边关?的将士过?年?。散朝后又留下吕勇到清心殿询问具体情况。

    没?了外人在场, 吕勇放松了不少?, 喝了口小太监上的热茶后才道:“霍小将军骁勇善战又足智多谋, 打得敌军损失惨重?。南蛮内部发生了分?歧, 有?小部分?人主张和谈休战。护国将军直接发了话,绝不和谈, 霍小将军更是扬言要直捣南蛮和北戎的王庭。有?他们两位在,我?军气势大涨, 南蛮和北戎攻不破燕平山!”

    赵凛唇角翘起,打从心里生出一股自豪感来:“星河那小子天生就是当将军的料, 为战场而生, 将来必定封侯拜相!”

    吕勇颔首:“确实,霍小将军有?霍老将军的风骨, 边境的将士都服他。”

    赵凛想?起马承平说?的事,又道:“江南前几个月水患,马家粮仓救济了百姓,军粮那边没?办法及时补给, 荆州那边的粮仓恐要先承担燕平山军粮了。让云娘子那边再运些棉衣过?去,边军辛苦, 莫要慢待了。”他上辈子是在军营待过?的,那会儿?先帝就苛待边军,军饷时常拖欠,军粮好几次都发了霉。将士饿着肚子守卫国土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皇上放心,荆州本就是边军的粮仓。”他说?完又颇为感慨,“谁能想?到从前黄沙漫天的荆州能变成如今的丰饶之地,荆州的百姓如今都感念圣上,在荆州境内给您修建了长生祠,日日供奉。”

    说?罢,他命随行的护卫将带来的物产抬了进来,整整五大箩粮食,有?粳米、小豆、麦、大豆、黄黍。

    代表着荆州百姓丰收的喜悦和对赵凛的感激!

    “百姓们听说?您登基了,都很高兴,游街庆贺了三?日,又写了万民贺词托臣呈上来给您。”他从袖带里拿出一卷长长的布卷,布卷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贺词,压根看不出什么完整的话了。

    对于荆州的百姓来说?,赵凛就是神,是拯救他们于水火的真神!

    他们是真心实意的感激。

    赵凛刚收下万民贺词,就听见外头传来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下一刻,一身罗衣的赵宝丫就跨了进来,呼吸微喘,眸子晶亮的看向吕勇:“吕叔叔,星河哥哥如何了?是他让您送来捷报的吗?”

    吕勇立刻起身,退后两步躬身行礼:“公主,折煞本官了,本官万万当不起您的一声叔叔!”

    赵宝丫知他性子板直又严守礼仪,也不想?同?他在称呼上过?度掰扯。顺从的问:“吕州牧,星河哥哥如何了?没?受伤吧?”

    吕勇摇头:“霍小将军骁勇善战,并?没?有?受伤。”其实战场上刀剑无眼,总会受些小伤的,不过?这对于将士来说?都不算什么。

    他们把刀疤当作荣耀!

    赵宝丫心放下去了大半,又问:“那星河哥哥什么时候能班师回朝?”

    吕勇有?些为难:“这,霍小将军说?不端了南蛮军的王庭势不还?朝!”

    赵宝丫虽有?些遗憾,但也知道战事要紧。

    赵凛宽慰她:“阿爹已经下旨犒赏三?军了,你?放心,星河那孩子机警,定然无碍的。”

    吕勇又道:“公主,霍小将军还?托臣带了贺礼来。”说?着他从侍卫手里接过?一个锦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两幅画递了过?来。

    赵宝丫想?起当初霍星河坐在高头大马上,说?要送她新婚贺礼的场景,忍不住鼻头发酸。她接过?画展开,一幅是荆州城如今繁华的街景,街景的一角是她同?阿爹曾经住过?的县衙。还?有?一幅是荆州城外一大片绿野,其他的都很抽象,唯有?他们曾经亲手种下的那棵不老松异常明显。

    那不老松上挂满了祈福绦带,长得又高又魁梧,松下有?一少?年?将军牵着马抬头仰望。

    吕勇:“霍小将军让臣告知公主,那不老松已经二十五尺有?余,树的顶端还?有?鸟雀筑巢休憩,很是丰茂。”

    赵宝丫伸手抚摸着那两幅画,眸光坚定:“星河哥哥有?不老松的守护一定能战无不胜,得胜而归!”

    她想?去把早就准备好的冬衣、大氅、瓶瓶罐罐的药拿来托吕勇带去给星河哥哥。

    赵凛拉住她道:“不急,吕州牧又不跑了,这些东西等大婚后再送过?去。”

    赵宝丫一想?也是,她再想?想?还?有?什么需要的,一并?送去。

    赵宝丫又问起她师父,吕勇道:“权道长知晓您的婚讯,但一月前就四处云游去了……”

    赵宝丫有?些担忧:“他一个人?”

    吕勇:“有?道童跟着。”

    她听闻有?道童跟着才放心下来。

    吕勇要出宫前,赵凛又道:“钱大有?和马承平都在公主别苑,正好你?们可以聚聚。”

    吕勇出了宫后,在宫门口瞧见早就等候在那儿?的礼部尚书赵春喜。两人虽不算太熟,但也算同?窗,见面打了招呼,寒暄了几句,赵春喜才道:“我?送你?去公主别苑吧,正好一起聚聚。”

    两人冒着风雪到了公主别苑,昔日的四个同?窗欢聚一堂,说?起往日在书院的种种一时间又是感慨又是高兴。

    对于赵凛能登基一事都觉得不可思?议,但谁也没?提。

    等赵春喜走后,吕勇才告诫钱大有?和马承平道:“皇上同?我?们亲厚,优待我?们,但我?们不可没?有?分?寸。承平和大有?你?们虽没?有?二心,但难保今后做大了,家族其余人或是后辈没?有?弄权贪没?之徒。马家和钱家若是想?长久永安,当把身家放到圣上手中。”

    荆州的十二商会都在赵凛手里,云娘子只认赵凛,荆州的守备军和百姓对于赵凛是打从骨子里的臣服。

    钱大有?和马承平自然想?过?这一点,从昨日皇上决定将大业最重?要的水道和粮食交给他们来掌管,他们回来就约定。两家的后辈今后不会为官,家族的徽印也会交到皇上手里,皇上有?随时调动水道势力和粮草的权利。

    他们是在投桃报李,以报赵凛多年?来的提携之恩。

    三?人围炉煮雪,聊到后半夜才睡。也就眯了一会儿?,就被一阵震天响的鞭炮声吵醒。同?时被吵醒的不仅是他们,还?有?整个京都城的百姓。

    今日公主大婚,必定是十分?华贵盛大的。文武百官及其家眷忙着梳洗打扮去观礼,寻常百姓也拉着自家还?没?睡醒的儿?女起来瞧热闹。

    礼炮声一直持续了个把时辰,大雪初霁,天边红霞烂漫。

    官员有?序的往东城边的太庙赶,禁军和御林军已经守在了太庙外,礼部同?鸿胪寺官员有?条不紊的安排事务。

    公主一身凤冠霞帔,在驸马的搀扶下走上太庙高高的祭台祭天,新帝亲自为两人赐福唱词宣读婚书。

    天光映雪,祭台如笼神光。

    赵宝丫隔着流苏却扇看向对面执着红绸、清贵俊朗的何春生,唇角荡开笑意。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皇家的告祭仪式盛大又复杂,赵春喜力求不出错,事事都安排得周全。如此两个时辰下来,仪式还?没?结束。

    何春生观赵宝丫有?些撑不住,默默的往她身边靠了靠,迎在袖子里的手搀住她。

    趁无人注意时,小声同?她道:“我?瞧过?礼部的婚礼次序了,很快便结束,你?且忍忍。”

    赵宝丫颔首,明艳的小脸上露出笑来,随后又看向她爹。

    赵凛接收到她的求救,小声吩咐身后的冯总管道:“去同?礼部尚书说?,后面能省的环节省掉,直接花车游街赐福。”在他看来,前面的礼节有?些是可以省的,黄昏时的拜堂才是重?点。

    冯总管点头,穿过?观礼的官员找到了赵春喜,把皇帝的话传达了。

    赵春喜自然也不是死板之人,很快变把非必要的环节砍了。直接进入花车游街赐福环节。

    何春生把赵宝丫扶上了花车,替她整理好婚服,然后同?她并?排坐在花车里,绕城一圈,接受百姓的赐福。

    花车所过?之处,百姓尽皆道贺。

    新雪折射着日光笼在花车上,映射出一对新人带笑的脸。

    莲开并?蒂,梅结同?心,琴瑟和鸣,莫不静好。

    花车前后禁卫军护卫,身后的聘礼跟了整条街,十里红妆,莫不如是。

    此时此刻,京都的贵女无不艳羡这个以国号为封号的永安公主!

    新帝唯一的公主、盛宠无双,同?驸马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又得天下人供奉。

    一辈子定是锦衣玉食、安享尊宠。

    天下间没?有?比她更更更好命的女子了!

    历朝历代公主成婚,都是驸马迎亲后到驸马府或是公主府拜堂成亲,而永安公主花车赐福后直接进了宫。

    皇帝下旨以国婚之礼在宫中拜堂成亲,百官协家眷入宫观礼。

    到了后面,赵宝丫全程晕乎乎的,捏着团扇只管跟着何春生走。他停她也停,他走她也走,他拜她就拜,期间还?险些撞在了一起,幸而何春生稳稳的扶住了她。

    百官也只当没?看见。

    等婚礼结束,送入洞房时,她又饿又累又困。

    她想?睡觉,小满连忙把她拉了起来,女官也赶紧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