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竟然问自己锻体达到多少阶了!

    这让李坤颇感诧异,因为,他的修炼情况父亲其实比他还清楚,怎么会多此一问?

    不过,李坤很快就明白,父亲既然这么问了,就一定有道理,自己没必要为此腹诽。

    “刚刚突破十阶。”

    李坤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脸上却忍不住洋溢着得意之色。

    李坤的自负之意自然逃不过父亲的眼睛。

    李青山将脸一沉,说道:“对此你就很满意了吗?这不过才刚刚起步而已。”

    李坤忍不住问道:“父亲,锻体不是最高就十阶吗?”

    李青山冷哼一声,说道:“修炼是无止境的,你现在不过是还在筑基期,而锻体又是筑基的起步阶段而已。修仙的体系极为庞杂,我们云门宗乃是最正宗的修仙门派,修炼讲究的是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所以,为父一直没有跟你对修炼的体系进行系统讲解。怕你知道得多了,反而心性散乱,无助于打好基础。”

    难道今天父亲要跟我详细讲解修炼体系了?

    李坤大为心动,眼睛顿时一亮,忙期待地看着父亲。

    李坤自然明白儿子的小心思,脸上不由难得地露出亲慈之态,说道:“为父明天就要回门派了,今天不能跟你说得太多。但因为你现在达到锻体十阶了,接下来便是启灵。这对你很重要,所以为父不得不先跟你说说接下来的修炼功课。”

    “什么是启灵?”

    李坤忍不住激动地问道。

    李青山今天对儿子颇有耐心,要是以往,儿子如此沉不住气,他定会斥责的。

    李青山耐心地说道:“启灵就是开启灵根。你别打岔,听为父给你细细讲说。”

    李坤便不再多言,满怀激动之意,静静地听着。

    便听李青山娓娓说道:“修仙体系虽然庞大,但从大阶段划分,不过就两个阶段,一个是‘凡修’,一个‘神修’。而这两者间的分界便是‘飞升’。神修此时对你来说,太遥远了,所以不必去说它。飞升之前的修炼本质上说都是凡修。顾名思义,就是凡人之修,修的是本体。”

    “而凡修又分很多个阶段,不同的修炼门派有不同的划分方法,但大体上来说,本质都差不多。就我们云门宗来说,分为这么几个阶段——筑基、开悟、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虚空、最后就是飞升。飞升便是渡劫,如果成功就进入神修境,成为真正的仙人。渡劫失败也就一切虚化。有些魔道人士害怕承担飞升失败的风险,修炼到虚空阶段就停了,不过这足以让他在凡界横行无忌了。”

    “很多体系没有把开悟作为一个单独的阶段,但因为它非常重要,决定着以后的修炼方向。所以我们云门宗把它单独作为一个阶段来修炼。云门宗也非常重视弟子的开悟。对于内室弟子,必须在真人的监控下开悟。一旦开悟成功,获得上佳的悟性,就会得到最好的培养资源,自然是前途无量。这也是为父为什么一定要帮你争取成为内室弟子的原因。”

    “开悟后的阶段,因为时间关系,为父以后慢慢告诉你,此时,先告诉你跟你密切相关的东西。”

    李坤已被父亲的讲解深深吸引住了,对于传说中的神修更是无比向往,听父亲要说跟自己相关的要紧东西,忙点了点,却没有说话,深怕打断父亲。

    李青山继续说道:“对于筑基期,锻体固然重要,但真正决定是否能够步入修仙门径的还是启灵。所以,启灵是关键。它在修仙的前两个阶段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这也是我们云门宗把它归入筑基期的缘故。因为启灵失败,也就意味着修仙的路断了,从此与修仙无缘,自然也就无法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原来“启灵”如此重要!这么说来,自己辛辛苦苦达到锻体十阶,竟然尚未进入修仙的门径?甚至连以后能够进入修炼门径都还是未知之数。这对李坤的冲击是很大的。

    为此,不知不觉中,李坤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李坤艰难地吞了口口水,颤声问道:“那这启灵要怎么做?”

    李青山用爱怜的眼神看着儿子,不无安慰地说道:“灵根其实是天赋,它并不是靠修炼来的,而是天生的。”

    灵根是天生的?

    这对李坤来说又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他连忙说道:“这么说来,一个人能否修仙原来是早就命定了的?”

    李青山摇头道:“也不尽然。灵根确实是天生的,每个人都有灵根,而且每个人的灵根都不一样,品质差异也极大。但是,灵根原本是隐藏起来的,需要开启才能显露出来,否则,是没用的。所以,想要真正进入修仙的门径,就必须启灵,将体内隐藏的灵根激活。”

    “而这启灵便是激活灵根。你现在即将面临的就是启灵。”

    李坤因为紧张,声音都有些结巴了,他颤声道:“那,要是,我,万一启灵失败呢?”

    李青山自然看出了儿子的不安,为了冲淡儿子的不安情绪,淡淡地一笑,说道:“启灵确实重要,一旦失败,就会损害灵根,降低灵根的品质,有的甚至会彻底毁掉灵根。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按照父亲教导的修炼方法去做,是不会失败的。”

    听父亲这么说,李坤终于放心了些,但紧跟着又一个担心来了,他忙问道:“既然灵根是天生的,就算启灵不会失败,那万一我的灵根品质本就不佳呢?”

    李青山说道:“这确实是未知之数,我们现在能做的只能是最大限度地保护你的灵根在开启时不受到损伤,不让它因此降低品质。”

    这么说来,依然是未知之数!

    李坤擦了擦额头的汗,突然感觉到喉咙发干,颇为难受。

    李青山突然朗声道:“坤儿,你放心吧,我李青山的儿子,灵根怎么可能会差?”

    难道这灵根还跟遗传有关?如果真是如此,那倒确实不用担心,自己的父亲是何许人?那可是云门宗的主事弟子,能到这个位份,其灵根自然也是极佳的。

    李坤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好受了些,越发用感激和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父亲越发高大了许多,尽管他的身材其实是很单薄的。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御剑问仙

来一杯咖啡

御剑问仙笔趣阁

来一杯咖啡

御剑问仙免费阅读

来一杯咖啡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