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李坤便真的无所事事了,只能耐心地等待着界域之主炼制域灵。

    在等待期间,李坤没有在昆仑境抛头露面,而是隐居在东州一处偏僻的岛屿之上。

    不知期限的等待无疑是让人最为难熬的。因此,李坤颇有一些度日如年的感觉。不过,让他焦躁之心略感安慰的是,昆仑境修仙界比以前安宁了很多。这自然是玄冥和尹天正之功。看来他们确实很好地按照李坤的吩咐在做。这让李坤对升境后的昆仑境修仙界未来的发展,又多了一分信心。

    时间在极度难熬中过了一年,依然没有界域之主的任何消息。李坤慢慢地便有些坐不住了。

    要不要进入剑灵属性空间去看看呢?

    李坤不由得动了这个念头。

    但他并不敢贸然进入。

    就在李坤犹豫不决之时,他突然敏锐地感觉到一丝特别的气息向他逼来。李坤莫名的心里一紧,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然而,让李坤感觉到诡异的是,他并没有看见发出那神秘气息之物现身。那气息竟又消失了。就好像那不过是他的一个错觉一般。

    可是,现在的李坤,神识强大,怎么可能出现错觉?

    因此,这让李坤越发不安起来。

    当然了,李坤首先想到的便是来自昆仑墟的强者。毕竟在这非常时期,他们随时出现并不奇怪。况且,已经过去一年了,夜月家族和云曜家族有所行动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究竟是夜月家族的人来了?还是云曜家族的人来了?

    李坤潜意识中害怕的自然是芸笄。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芸笄。

    李坤这个意念刚一动,便看见一个红色身影在他眼前的空气中渐渐浮现出来。与此同时,刚才那个特别的气息再次出现。

    那红色身影缥缈如烟,只能隐约看出,其体态是个妙曼的女子,极具美感。

    然而,这美感反而让李坤深感不安,因为,它激发出了深藏在他记忆深藏多年的恐惧。那一抹红宛如刻进他灵魂深处的一道永不愈合的伤痕。

    芸笄——

    李坤颤声叫了出来,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依然没有显露容颜的红影,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向后急速退开一些距离。

    随着李坤的那一声惊呼,红色身影终于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果然是芸笄!

    身穿红色衣衫的芸笄,宛如天仙一般出现在李坤面前,其端庄的容颜让李坤不敢直视,恍惚只要目光触及到她,便是对她的亵渎一般。

    李坤竟而忍不住内心一颤。这一刻,他生出的竟然不是畏惧,而是心旌不受控制地荡漾。

    不过,这种诡异的感觉只出现了一瞬之时,李坤便强行稳住了心神,那心旌荡漾的诡异感觉就此荡然无存。

    再看时,便是芸笄那面若寒霜的脸。虽然依然极美,却再难让李坤心生邪念。

    芸笄冷笑道:“李坤,没想到你定力如此之强,看来,这些年你修为进境不小啊。”

    听芸笄如此说,李坤便知,刚才那诡异的感觉,应该是芸笄故意使用了一种诡异的媚术,其用意是在试探他的修为。

    好诡异的邪术!

    李坤暗自庆幸自己抗住了她的另类攻击,不然的话,要是真的扛不住,还真不知道会引发什么样的可怕后果,自己会不会就此迷失了心智,听凭其摆布呢?

    当然了,李坤并不会污秽地认为芸笄是在魅惑勾引他。

    很显然,芸笄已经收起了媚术,李坤的不适感便被紧张不安取代。

    “你终于还是来了!”

    李坤极力让自己不那么紧张,可语气依然有些微微发颤。

    芸笄逼视着李坤,冷哼道:“看来,这些年你似乎一直在期待我的到来了。既然如此,想必你不会让我失望了。”

    李坤知道,真正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为了让自己迅速镇定下来,李坤故意先问道:“卓锋的肉身重塑得怎样了?”

    芸笄冷冷地说道:“哪有那么快?不过,你放心吧,有我云曜家族在,定然会让他重生的。”

    芸笄说着,竟又冷哼了一声,说道:“没想到你如此重情重义!既然如此,不如加入我云曜家族。因为,你的两位好兄弟都是我云曜家族的人。如果你加入了,你们不但以后可以团聚,我们家族也不会亏待你。”

    李坤已经定下心来,知道既然芸笄现身了,便逃避不了,于是决定,不如把有些话敞开了来说。

    为此,李坤不再胆怯,索性坦然道:“没想到你竟然跟卓靖大哥成了夫妻。”

    芸笄淡然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当初跟你说了,我们家族需要他的血脉天赋。为了得到他的血脉天赋,让他的血脉天赋在我们家族中得以传承,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没必要隐瞒你,不单是我嫁给了他,家族中很多女子都嫁给了他。”

    李坤不由心里一阵莫名的反感,忍不住冷笑道:“如此说来,你们并不是真的爱他,不过是为了家族利益而利用他罢了。”

    芸笄竟而坦然承认道:“跟家族利益相比,这个人的情爱哪有那么重要?”

    李坤又忍不住说道:“我真替卓靖大哥感到悲哀。”

    芸笄却冷笑道:“子非鱼,孰知鱼之不乐乎?况且,我们给予了他如帝王般的待遇,那是他以前从未想到过的尊荣。”

    听芸笄这么说,李坤不由想起之前跟卓靖见面的情形,他确实没有从卓靖身上感觉到他有什么不快的情绪。相反,卓靖反而十分维护云曜家族,并极力想要拉拢他。

    难道卓靖真的十分享受这种待遇?并真心实意地把自己当成云曜家族的人了?

    李坤不由有些茫然了。

    李坤忍不住又问道:“那你们以后是否也要这样对待卓锋?”

    芸笄说道:“这是自然。”

    李坤忍不住怒道:“卓锋是不会像他哥那样听凭你们摆布的。”

    芸笄冷笑道:“你怎么知道?”

    李坤倔强地说道:“我就是知道。”

    芸笄冷冷地说道:“你放心吧,我们有的是办法。”

    芸笄说完,似乎对这个话题很不感兴趣,就此话锋一转,说道:“李坤,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的抉择。卓靖回去跟我信誓旦旦地说,你会加入我们云曜家族。可我现在看你的神情,似乎不似卓靖说的那么乐观。”

    李坤没想到芸笄如此敏感,但他不敢现在就亮明自己的态度,因为,他不敢冒险芸笄得知他的抉择后会不会立刻跟他翻脸。

    不过,很明显,回避不了这个问题。

    李坤就此将心一横,索性反客为主,先不回答芸笄的问题,却反问道:“塔姆的残魂已经被我炼化了,你确信你以后不会向我问罪吗?”

    果然不出李坤所料,芸笄一听他提到塔姆,脸色顿时大变,以至于身体都微微发抖,足见其愤恨之心是如此的强烈,只是在竭力克制着,才没有发作。

    沉默!

    让人窒息的沉默!恍惚凝固了时空,让李坤感觉到一阵无法呼吸的窒息感。

    过了好一会儿,芸笄才渐渐把那愤恨强行压了下去,但脸色依然冷冽,冷冷地说道:“你放心,为了家族的利益,我能够摒弃个人的情感恩怨。就像嫁给卓靖一样,虽然我并不爱他,但为了家族的利益,我依然义无反顾地带头嫁给了他。跟他相比,你的加入能够带给我们家族的利益,并不比他的小。所以,我不会因为你杀了我兄长而问罪于你。”

    “不过,”芸笄又突然话锋一转,承认道,“我并不想欺骗你,虽然我可以不向你问罪,但我不会对你有任何好感。你以后加入我们家族,我跟你之间,也只能是互不往来而已。只要你不招惹我,我是不会主动找你麻烦的。”

    李坤平静地说道:“谢谢你能够把你真实的内心想法告诉我。”

    芸笄却又恨声道:“李坤,我知道,凭你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把我兄长的残魂炼化掉的。一定是那位界域之主帮你一起残害了我兄长。这笔血债,我虽然不能找你追偿,但我一定会让那位帮凶血债血偿。我云曜家族以后自会跟他势不两立,定要报了这血海深仇才会罢休。”

    芸笄这话让李坤不寒而栗。他深知,像这样的大仇,是不可能轻易磨灭的。

    李坤甚至想到,芸笄想要找界域之主报仇,恐怕没那么容易。为此,不难想见,芸笄虽然现在说得好听,只向界域之主追究杀兄之仇。那是因为她暂时把仇恨转化了而已。等以后她报仇不顺时,一定会把怒火转移到他身上。到那时,她还能信守自己的承诺吗?

    这人性是经不起检验的,任何想要把自己的命运拿去给别人的人性赌,到最后都只会输得惨不忍睹。

    为此,李坤越发理智地坚定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这云曜家族断然不能加入。

    那么,自己又该如何应对芸笄呢?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御剑问仙

来一杯咖啡

御剑问仙笔趣阁

来一杯咖啡

御剑问仙免费阅读

来一杯咖啡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