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山冲儿子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也不用跟我装了。修炼要的是心如止水,神形如一。像你这般心猿意马,左顾右盼,怎有进益?纵是进了云门宗,也难登堂入室。”

    “完了,又要受罚了。”

    李坤心里哀叹地想,一声不敢言语,就像入定了一般。

    出乎李坤意料的是,父亲并没有责罚他。

    李青山无声地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跟我回去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是。”

    李坤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连忙站了起来,偷偷看了父亲一眼,却见父亲面色肃然,虽然并无怒色,却料想定然有什么事情发生。为此,心里七上八下,不敢多问。紧跟在父亲身后,亦步亦趋地往李家庄而去。

    天已全黑了,偌大的李家庄只数处灯火,彰显出人丁并不兴旺。

    李坤忐忑不安地跟在父亲身后,父亲没有带他去书房,而是径直向内室而去。

    “难道母亲病体有变?”

    李坤心里为之一紧,却不敢问父亲。

    两人刚跨进内室外面的第一道院门,便听见里面传出压抑着的咳嗽声。

    李坤深知母亲的为人,最怕他们担心,所以尽管身体十分不舒服,在他们面前也是尽量掩饰的,从来不在他们面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就算他们不在身边,也不会放肆地把自己的病态显露出来。

    听到母亲的咳嗽声,李坤心里一酸,顿时顾不得父亲,连忙跑了进去。

    “坤儿回来了?”

    李氏歪在床榻上,笑吟吟地看着满头大汗的李坤,挣扎着要直起身来,一旁的侍女连忙伸手去搀扶。她却将侍女的手推开,要自己起来。

    李坤答应了一声,忙快步跑上去,亲自扶起母亲,母亲倒是没有推辞,在他的搀扶下,勉强坐立了起来。侍女忙将一只大围枕塞到她的腰下部,以支撑着她,让她不会那么辛苦。

    “母亲,你感觉怎么样了?”

    李坤忙关切地问道。

    李氏年不过四旬,容貌秀美,清丽脱俗,虽在病中,依然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头发一丝不乱,只苍白的脸色无法掩饰,彰显着她的病情。

    李氏抓着儿子的手,笑吟吟地说道:“挺好的,今天精神比前些天又好了些。”

    李坤认真打量了一下母亲,果见母亲所言非虚,确实精神比往日略微好些,这是装不出来的。

    李坤终于松了口气。

    这时,李青山跨步而入,一改往日的威严仪态,青白的脸上露出少有的柔和,他看着病妻,关切地问道:“果真好些了?”

    李氏用无限依恋的眼神看着李青山,笑吟吟地说道:“果真好些了,老爷不用担心。”

    李氏说着,又对李坤道:“坤儿,给你父亲搬座。”

    这事情原本是侍女做的,但今日母亲却要他做,李坤略微怔了一下,忙答应了,便去将外间的太师椅给搬了进来,一旁的侍女要上来帮忙,李氏却说道:“莲儿,你出去照看着炉火,别让汤药沸溅出来。”

    侍女莲儿答应了,知趣地快步退出。

    李坤便知父母必定有要紧话要跟他说。为此,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待父亲落座后,又回到母亲身边,暗暗扶着她,并静候着,等待父亲发话。

    李青山终于把视线从爱妻转向儿子,原本柔和的眼神顿时变得冷厉起来。

    李氏忙含笑道:“老爷,坤儿还小,难免贪玩些,但这些年在您的督教下,并不懈怠,修炼还是有所进境的。您就不要对他太过严苛了,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等他去了云门宗,我们就再难见面了,别让我们的儿子以后想到我们的时候,只有你这一张冷冰冰、不近人情的面孔。”

    “难道我这就要去云门宗了?这可太好了!”

    听母亲这么说,李坤心里一动,顿时紧张起来,连忙用探询的目光看着父亲,再也顾不得回避他那严厉的眼神了。毕竟,进入云门宗,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那云门宗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在世人眼中,那可是通往仙境的修炼圣地。

    李青山听了爱妻的话,又见儿子巴巴的眼神,终于克制不住深藏的情感,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松弛地一笑,说道:“我这也是为了他好,我们云门宗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人才济济之地,资质胜过他的大有人在。修炼除了资质,勤奋也是至关重要的。勤能补拙,如果现在不把‘勤奋’二字刻进骨头里去,以后怎么跟人家竞争?”

    果然是要去云门宗了。

    李坤再不怀疑,顿时百感交集,但在父亲面前,不敢太过张扬,而那颗兴奋的心却怎么也按耐不住,跳速激增。

    又听父亲继续说道:“不是我非要对他要求严苛,我们常年生活在这穷乡僻壤之地,没有见过世面,心性难免要散漫、野狂一些。而云门宗的弟子大多出生真正的名门贵户,其气度、心性定然非山野之人可比。如果坤儿不磨练心性,以后是很难跟他们融合的。”

    李氏不以为然地说道:“老爷过谦了,您可是出生云门宗的,是云门宗正儿八经的弟子,还在门派中当担重任,有您的教导,我们的坤儿怎会落后于人?再说了,不是还有他云清师伯吗?他可是非常喜欢我们坤儿的,以后他必定是要照顾坤儿的。”

    李青山说道:“云清师兄事务繁忙,就算有心,只怕也无暇顾及。再说了,云门宗弟子数以万计,个个心高气傲,以后坤儿要与之朝夕相处的是他们,而不是云清师兄。”

    李坤向来自负,此时听父亲口口声声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哪里忍得住?再者听说终于要去云门宗了,难免也有些飘了,顿时忘了父亲的威严,脱口而出道:“父亲多虑了,孩儿是去云门宗修炼的,又不是去学为人处世的。哪里用得着去处处考虑怎么跟人相处?”

    “幼稚!”

    李青山顿时大怒,铁青着脸怒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是非,即便是修炼圣地云门宗,也概莫能外。如果你连怎么跟人相处都做不好,到了那里,又怎么可能潜心修炼?再说了,修炼并不是全封闭的,同门之间的交流切磋也是需要的,如果没有很好的相处之道,别说交流,只怕是要交战了。真到了那时,你又该当如何?”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御剑问仙

来一杯咖啡

御剑问仙笔趣阁

来一杯咖啡

御剑问仙免费阅读

来一杯咖啡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