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轰隆!轰隆!”

    在一片无尽的沙漠之中,竟然响起了雷鸣之声,一会儿的工夫,天空中乌云密布,这些乌云如同海浪一样,正翻滚着向沙漠中心汇聚。

    天空逐渐阴暗了下来,一道道闪电在空中划过,将天空照的如同白昼一样,闪电过后,天空如同墨染的一样,漆黑一片!

    在沙漠的核心之地,闪烁着耀眼的金光,发出金光的是一张金色的书卷。

    这张书卷悬浮在半空中,一眼望不到尽头,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张书卷长约千里,宽也有数百里之遥。

    此刻,正有两位修仙者悬浮在书卷之上对峙,其中一人身披白袍,金发披肩,两道银眉微微上翘,双眼炯炯有神,下巴上还留了一抹山羊胡。

    此人是一位人族修士,在此人对面有一只身高超过百丈的白猿,白猿身体硕壮肌肉轮廓明显,眼中布满了血丝,手中握着一把紫色巨剑。

    此刻,天空中的雷电好像受到召唤一般,竟然鱼贯打到了紫色巨剑之上,巨剑在天雷的轰击下只是微微颤抖,根本没有丝毫损毁的迹象。

    相反,这把巨剑被雷电击中后,好像吸收了这些雷电之力,紫色的巨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大。

    在巨剑之上有电弧在不停的游走,并发出刺耳的呲呲的声音。

    那位白袍修士见到此景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表情,他开口质问道:“噬天,你竟然能调动这座修真大陆的雷电之力?”

    白猿听后哈哈一笑,开口说道:“净元老贼,你毁坏魔神殿盗取灵界禁宝,如今灵界五大修仙种族混战,造成生灵涂炭血流成河,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白袍修士听后,微微摇头,开口辩解道:“生死卷乃是天地孕育出来的先天灵宝,此宝天天供奉在魔神殿之中又有何用?

    俗话说,大千万物能者居之,老夫化身合体期道童,蛰伏在魔神殿数万年,就是为了得到这件禁宝,传闻谁能炼化这件禁宝,谁就能领悟生死之道化羽成仙。

    如果噬天道友也有这份机缘,难道噬天道友会对这样的宝物无动于衷吗?”

    白猿听后,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净元老贼,你不要巧舌如簧,老夫来到下界,就是为了击杀你,将生死卷完璧归赵,重新供奉在魔神殿之中。

    这样一来,就可以平息灵界各修仙种族心中的涅火,让灵界各种族和平相处。”

    白袍修士听后,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修仙者本就是一群逆天而生的另类,一个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亲兄弟为了一件法器大打出手,双修道侣为了一套功法各怀鬼胎,师徒反目,父子成仇之事屡见不鲜!

    噬天,你也是修炼了数万年的修仙者,修仙者之间哪里会有和平相处?

    此宝即便我净元不取,也会落入他人之手,还不如让我净元成就永生大道。”

    白猿听后一挥手中的宝剑,大喝一声:“净元老贼,今日本尊就用这把紫罗剑取了你的性命,前日你盗取生死卷已经种下了恶因,今日就让你尝尝恶果。”

    白猿说完将手中的宝剑抛出,只见这把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大,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宝剑就长到了千里之长气势如虹。

    白猿口中缓缓的吐出三个字:“因果剑!”

    白袍修士见后,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传说中灵界三大灵宝排行榜第一的紫罗剑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在你的手中!

    你动用这把玄紫级别的先天灵宝,将会让这座修真大陆四分五裂,会造成生灵涂炭人间炼狱的景象。

    而且你为了击杀老夫,竟然动用了大乘期的实力,这样一来,你也会遭到这座修真大陆法则之力的攻击,同样难逃一死。”

    此刻白猿不再言语,而是对着不远处的净元尊者一挥手,口中吐出一个斩字。

    只见半空中的紫色巨剑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接斩向净元尊者,与此同时,一道紫光从巨剑之上发出,将净元尊者笼罩在其中。

    这道紫光正是先天灵宝的领域神通,净元尊者在紫光的作用下,身体一滞无法动弹分毫。

    此刻净元尊者的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魔域大能噬天,竟然敢动用大乘期的实力。

    下一刻,他就感到自己的众多分身正一个个殒命,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在因果一道上能有如此建树。

    不行,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想到这儿,净元尊者身形一晃,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这时他也展现出了大乘期的实力。

    与此同时,净元尊者双手挥动,口中大喝一声:“锁魂鞭!”

    净元尊者的话音刚落,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其身下书卷上的文字开始蠕动起来,下一刻这些文字漫天飞舞彼此相连,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形成了一条金色的长鞭。

    长鞭直接向上飞去,迎向了下落的紫罗剑。

    “轰隆!”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两件神兵碰撞在一起,金色长鞭被打散,再次化作一个个文字没入到书卷之中,与此同时,巨大的书卷也沉入地下。

    而那把紫色巨剑正在急剧缩小,直接刺入净元尊者的胸膛之中。

    此刻天雷如同下饺子般落下,地火从地下涌出,山川破碎河水倒流,阴阳线四处飞射,所到之处,山石碎裂草木成灰。

    一座小山上,一位人族修士正在采摘灵草,突然,他脚下的小山开始下沉,紧接着,一股炙热的岩浆从地下涌出,瞬间就将这位修士淹没。

    一条小河边,一只麋鹿正在饮水,突然,天空中撒落一道绿光,这道绿光不偏不倚的击中这只麋鹿,麋鹿瞬间化作一堆白骨。

    如果在半空中向下望去,只见一条条数百里的裂痕,正向远处蔓延,将这座修真大陆四分五裂。

    生活在这座修真大陆上的一切生灵,几乎无一幸免,这座修真大陆宛如人间炼狱,怨气冲天哀鸿遍野!

    刚刚的沙漠消失不见,四周涌入了滔天洪水,将这座沙漠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湖泊。

    在湖底,一位白袍修士望向不远处的白猿,冷笑了一声,有些讥讽的说道:“阁下根本不是噬天魔君,以噬天的资质,绝对不会在因果之道上有如此大的成就,你到底是谁?”

    白猿听后微微摇头,开口说道:“你不配知晓老夫的名号,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