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春城。www.jingmiao.me

    盛长沣挂了电话, 往后躺在沙发上,扶着额头,双目阖起, 沉静地等?着电话。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 导游的电话还没打进来。

    盛长沣便知大事不妙。

    盛长沣站起身,走?到窗边, 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给路瑞超打了电话, 跟他借罗晶晶来家里帮他看着孩子。

    孩子们已经?睡下。

    等?罗晶晶过来, 盛长沣交代了几句, 把家里的钥匙交给她, 便抓起西装朝身上套,一边往外?走?。

    走?到电梯里,盛长沣掏出手机, 拨了个号码,“金名,现在打得通吗?”

    --

    东南亚那边, 导游急的都要?尿裤子了。

    报他的团的, 出的都是大价钱包团定?制, 都不是一般人?。

    这要?是出了事,他一个子也赔不起啊。

    一月并不是这里最热的时候, 但导游急的满身大汗。

    四下在附近的街上店里跑了一圈,都找不到人?,碰见李香兰和李桂兰, 也都说刚刚两人?出来,说正往回酒店。

    导游心知不妙, 立刻跑到警察局报警,也不敢打电话回家属。

    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心里只求天告地希望没有意外?。

    --

    方橙和米润互相打气,低声互相鼓劲,准备今晚睡觉,也是一个接一个睡,留一个观察周围,不敢同时睡过去。

    她们到此处,快一个小时,但那群人?好像只是抓她们来森林里看夜景一样?,只拿走?她们的包包,没有问身份,没有别的动作,也没有血盆开口要?大价钱。

    方橙心里觉得奇怪的不得了,隔了一会儿,又跟门口的小伙子说话。

    这次不是跟他说话,而是手脚并用?,像让他把头头请过来,方橙想跟他谈。

    刚刚他们在外?面吃饭,方橙注意了一下,这伙人?有四五个人?,留着下来的这个黑瘦黑瘦的,应该是最小的马仔。

    这个小伙瞥了方橙一眼,正想说话,外?面有了动静,他便又起身往外?面去。

    落了空,方橙撇撇嘴,有些失落。

    却没想那伙人?的动静是朝着她们这间木屋过来的,方橙脊背登时直了起来,和米润紧紧靠在一起。

    更?没想到的是,那伙人

    銥誮

    ?又绑了两个人?进来。

    方橙觉得眼熟,等?脑袋上的袋子揭开,居然是李香兰和李桂兰。

    方橙霎时间有些目瞪口呆,一瞬间内心又升起一股猜测,莫不是这伙人?抓错了人??

    可?眼下这个局面,要?是他们捉错人?,也不可?能把她和米润放走?。

    一时间,方橙心里跟冰一样?。

    李香兰和李桂兰看到方橙和米润,也十分惊讶。

    两人?早就泪流满面,却在看见方橙那一瞬间,顿了一下,李香兰立刻朝那伙捉她的人?说,“为什么要?抓我?们,什么仇什么怨?”

    “是不是捉错人?了,别人?要?死,凭什么要?拉我?们当垫背?”

    那几个人?中,有个看上去稍微有些年纪的男人?,大概是三四十岁,听李香兰在叫唤,脸上露出不悦,恶狠狠地朝她说,“死八婆,你再?吵,我?让你先死。”

    方橙听他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华文,这才知道,这人?是懂说华语的,就是并不标准。看样?子应该是在这边混了很久。

    李香兰来劲了,绑架不就是要?钱的,没要?到钱,怎么可?能先让她死,“要?多少钱你们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让我?老公给你们,我?公公婆婆很有钱,你们要?多少钱都有!”

    那群人?确实求财,但听李香兰这个泼妇劲也烦躁,刚刚一路上,李香兰就没少折腾,把他们几个大汉折腾的够呛。

    “臭八婆,找死!”那个老大不是好脾气,气冲冲拿着枪上了镗,“砰”的一声,打在李香兰脚边。

    枪声在夜里给人?的恐惧会放大千百万倍,李香兰跟定?格住了一样?,两眼睁得老大,两条腿软了下来,噗通坐到地上,不敢再?开口了。

    方橙和米润听到近在咫尺的枪声,微微抖着身子,但不敢太?失态,两只手握在一起,互相给劲。

    李桂兰哭得鼻涕泪流的,还在念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夜深人?静,木屋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灯。

    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个老大从外?面回来,让那个原本坐在门边的小伙走?了,自己守着。

    短短几个小时,方橙却感觉好像有几天那么长,看不到尽头的漫长。

    李香兰虽然受到惊吓,但可?能因为过度受惊,反而话特别多,一直跟李桂兰碎碎念,说家里家里如何,孩子孩子如何,要?是自己不在他们怎么办。

    那位老大坐在门口听得烦躁,好几次让李香兰闭嘴,她也只是停了一会儿又开始说。

    但眼下那边事情还没搞定?,那个老大也不好对李香兰她们怎么样?。

    只一脸怒气汹汹地跟她说,“死八婆,你这张嘴这张脸,难怪你老公要?出去找小的。”

    李香兰一听到她丈夫的事情,登时怒了,质问他,“是那个贱人?给你钱绑架我?的?”

    坐在门边的男人?不怒反笑,“这么蠢,难怪死也死不明白。”

    等?待很漫长,他们的人?正在跟买家联系,商谈后续的事情。

    那个男人?也就有了兴致跟她们说话,“我?记得你家公是慈善家吧,你老公那个弟弟也是,每年大把大把钞票烧给佛祖看,但对自己的兄弟,斗起来不眨眼。”

    李香兰一听,这才知道今天怎么在这里。

    “烂衰仔!我?平日里对他们一家不赖,居然这样?对我?。”

    方橙听在耳朵里,却一个劲地暗叫倒大霉,真的是抓错人?了?

    坐在门口的男人?扫了一眼屋里的女人?,没有说话,只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你们这些有钱人?,大奸大恶,却是最爱往佛堂捐钱的人?。”

    说着说着,不知道想起什么,一脸狠厉,“你们瞧瞧,被你们踩在脚下的人?,丁点屁事就得求爷爷告奶奶,你们呢,你们有钱人?,杀个人?,依旧大把钞票,大把靓妞泡,大把蠢材拍马屁。www.xinzuige.com”

    “凭什么,凭什么这些人?,就得被你们当成牛用?,被欺负了也不能吭声?被打了脸还得对你们笑?”

    方橙听出来这人?只怕是受过什么不公的待遇,才会心理如此扭曲。

    那人?似乎想起什么,又指着她们,眼里怒意盛起,好像在看着别的什么东西,“凭什么?我?妈只是在路上,她好好地骑车,被人?开车撞倒,那个人?下车就对我?妈破口大骂,说她骑车不看路,说她早死早超生?。”

    那人?眼露凶狠地瞪着方橙和米润的方向,“你们说,要?是我?妈跟他开的是一样?的车,开的车牌比他好,他敢这么跟我?妈说话吗?”

    “那群衰仔,没一个给我?妈说话,没有一个……全都当做没看到,还跟我?说,你妈死都死了,拿了钱知足吧……”

    “你说,要?是那人?不是我?妈,是别人?的妈,是有钱人?的妈,他敢这么说吗?那群人?敢当做没看到吗?”

    那个人?狠狠盯着方橙,似乎想要?她回答的样?子。

    方橙心脏简直都要?跳出来了,被他的狰狞吓得红了眼睛。

    深深呼吸了一口,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方橙顿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我?从小到大,都在跟自己说,我?妈一定?在天上看着我?,她一定?在天上看着我?,看我?越来越好,看我?有饭吃,有衣服穿,看我?从那个烂地方走?出来……”

    方橙尽量让自己的精神状态跟他相似,想着这种?人?,不能硬碰硬,便又说,“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爸就没了,只剩下我?妈一个,家里的叔叔伯伯,全都欺负我?妈一个女人?。”

    她套的是安士君的故事。

    “我?妈生?了三个女儿,叔叔伯伯全都盯着我?爸那点地,强迫我?妈改嫁,我?妈知道要?嫁的人?不是个东西,把大姐二?姐都送了人?,带着我?嫁过去。”

    “那人?真不是东西,他打我?妈,骂我?妈,拿皮鞭抽我?,抽我?妈,虐待我?妈,还有个小老婆,村里的邻居,没有一个敢帮我?说话。”

    “就连我?妈跳河没了,那群狗东西都不敢吭声,全都帮着他瞒着我?,我?连我?妈最后一面都没看到……”

    可?能那个年代的母亲都有类似的地方,那个男人?听着方橙说话,竟然听得眼神有些游离,不知道回忆起什么。

    方橙虽然说的跟他一样?悲惨的故事,但语调没有他那样?大起大落,想着姜福四的经?历或许能让他有些共鸣,便又把姜福四九死一生?的事情说了。

    只因为自己虽然再?活了一次,却无能改变太?多的事情,说得方橙也是有些动容。

    她娓娓道来,语气里带着些无奈和无能为力,听着听着,那人?的情绪似乎也平静下来。

    米润见状,等?方橙说完了,也开始说自己故事。

    米润是从一穷二?白的大山里走?出来的,要?说这种?故事,悲惨起来,比方橙的版本只有更?甚。

    许是最近情绪本就起起伏伏,心中没有着落,米润说起过去的事,也说得痛哭流涕。

    想起故乡,想起故人?,想起因为贫穷,自己来了杜家,便处处不如人?,时常被小姑子嘲笑没见识,一时间情绪难免有些失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