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方手法很专业,这条线索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有所突破。”车内,凌皓沉声开口。

    “要不要再去找一下秦小姐?”陆跃微微点头:“看看她能否提供一点线索?”

    “嗯!”凌皓深呼吸一下后点头回应。

    轰!

    陆跃掏出手机发出一条消息,让人追踪秦雨欣的位置,接着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陆跃将车开进了一个老式小区。

    七拐八拐后,停在了一栋破旧的楼房前。

    “秦小姐跟她妹妹以及父母就住在一楼!”陆跃看向副驾驶上的凌皓开口道。

    呼!

    凌皓重重呼出了一口浊气。

    放眼看着近乎危楼的房子,脸上浮现出一抹愧疚之色:“是我连累了她们一家人!”

    说完后,推门下车!

    “爸,我求求你了,你再帮我去求一下爷爷吧,求他派人去找找蕊蕊…”

    两人刚走到门栋入口,便听到里面传来秦雨欣的哽咽声。

    “唉…不是我不帮你,昨天你也看到了,秦家人根本就不让我进大院门,我连你爷爷的面都见不到…”

    秦雨欣的父亲秦鸿远唉声叹气的回应:“我打他电话,他也不接,你叫我怎么帮你…”

    “你打电话给二叔,让他帮忙跟爷爷说说,你以前帮了他那么多,他一定会感恩的。”秦雨欣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已经打过了,他一看是我的号码就掐掉了…”秦鸿远再次叹气。

    “我…我们回东洲去找他,他一定在公司…”秦雨欣不甘心,继续说道。

    “秦雨欣,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醒!?”

    此时,一道中年女子的声音大声喊了起来,正是秦雨欣的母亲沈秋楠。

    “秦家已经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们的生死他们不可能再管了,你懂不懂啊!?”

    “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怨不了任何人,你的人生被你自己全毁了!”

    “当初,让你把那个小野种打掉,你死活不肯,还离家出走跑去外地把她生了下来!”

    “你现在知道什么叫做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了吧?”

    “如果没有那个小野种,我们就不会流落到云城来,你也早已经成了陶家的少奶奶了!”

    “妈!我再说一遍,蕊蕊不是野种,她有父亲!”秦雨欣大声回应:“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这两个字!”

    “哼!你跟我吼有什么用!”沈秋楠再次高声开口。

    “她有父亲?那她父亲在哪呢?”

    “这么多年了,他可曾来看过你和你女儿一眼?他给你打过一个电话吗?他有寄过一分钱给你吗?”

    “都没有吧!?”

    “妈,你少说两句吧,姐已经很难过了!”一名年轻女人的声音响起,正是秦雨欣的妹妹秦雨菲。

    “我为什么要少说几句!”沈秋楠回应:“我说错了吗?我有哪一句话是说得不对的!?”

    “那个男人只要有一点点责任心,就不会五五年都没有一点音讯!”

    “也只有你姐这种没大脑的女人,才会义无反顾的帮他生下那个女儿!”

    听到这里,楼道里的凌皓身躯微微颤栗,双眼泛红。

    为人夫,为人父,他真太失败了!

    他欠秦雨欣和蕊蕊两母女实在太多!

    呼!

    再次呼出一大口浊气后,抬脚走了进去。

    来到秦家门口,看到里面的木门没关,只是拉上了镂空铁门。

    “请问你们找谁?”靠近门口的秦雨菲略显诧异的看向两人。

    她之所以不认识凌皓,是因为凌皓虽然在东洲生活了不少年,但那时的他经常呆在学校,平时也很少参加纨绔圈的活动。

    而且,这么多年来的军营生活,让凌皓的面貌和气质都有一定程度的改变,秦雨菲不认识他也很正常。

    “你好,我们找秦雨欣小姐!”陆跃开口回应。

    听到他的话,秦雨欣和秦鸿远两夫妇同时看了过来。

    “你们来干什么,我不想再看到你们,马上给我滚!”秦雨欣看向凌皓大声喊道。

    “雨欣,对不起,刚才是我错怪你了,真的对不起!”凌皓深吸一口气继续开口。

    “我知道你对我有无尽的怒意和怨恨,我承认自己确实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早点找到蕊蕊,晚一分钟她就会多一份危险!”

    “等找到蕊蕊后,不管你怎么对我都行!”

    “什么!?”听到这里,沈秋楠当即喊了出来:“你就是那个野种的…”

    “妈!”秦雨欣大声喊道:“你如果再说那两个字,从此以后,我没你这个母亲!”

    “你…”沈秋楠狠狠瞪了秦雨欣一眼。

    随后,继续看向凌皓嘶吼起来。

    “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你知不知道,我们一家人都被你给害死了!”

    “我…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越说越激动,转身就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朝门口冲了过来。

    “嗯?”陆跃眉头一皱,一个闪身挡在了凌皓跟前。

    “让开!”凌皓沉声开口。

    “督帅!”陆跃转头看向凌皓。

    “叫你让开没听到?”凌皓眉头一皱。

    “是!”陆跃往一旁退开两米距离。

    “妈,你干嘛啊!?”与此同时,秦雨欣两姐妹一左一右拉住了沈秋楠。

    “你们放开我,他把我们害得这么苦,我一定要杀了他…”

    沈秋楠说到最后,一屁股瘫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叔叔,阿姨,对不起!”凌皓对着两人深深鞠躬。

    “请相信我,从今往后,我一定会把你们失去的东西千倍万倍补偿给你们!”

    “我说,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你快走吧!”秦雨菲很无语的扫了他一眼。

    吹牛也不看场所,千倍万倍补偿,以为拍电影呢!

    也不知道自己姐姐到底看上对方哪一点,除了长相之外,没发现什么优点!

    “雨欣,我来找你,是想了解一下,蕊蕊这两天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凌皓随后看向秦雨欣。

    “相信我,只要知道是谁抓走了蕊蕊,我一定就能救她回来!”

    “这两天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特殊的事!”秦雨欣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于她而言,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现在除了指望凌皓之外,她已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了!

    至于自己跟凌皓之间的事,那是另外一回事,一切等救出蕊蕊再说了!

    “那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人陌生人跟踪或者跟你们搭讪之类的事发生?”

    凌皓见秦雨欣总算搭理他了,赶紧问道。

    “也没有!”秦雨欣继续摇头。

    “那”凌皓再次开口。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响起。

    不一会,只见一名鼻青脸肿的公子哥手臂上绑着绷带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跟着十多名手持刀棍的黑衣人,原来就狭小的楼道,顿时拥挤不堪。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