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言跟着林飞来到谷内,只见山清水秀,彩云飘逸。形形色色的各类建筑,隐隐藏于山川水秀之间,看似分布无章,却给人一种世外桃源,方外化境之感。

    这时林飞冲他说道:“我宗每年二月都会开启外门弟子的选拔测试,现如今已过了招收弟子的时间。不过我正好要去向阁主汇报任务,便带你同去,只要阁主首肯,你拜入宗门自然好说。”

    梁言当然没有异议,于是便在林飞带领下,往山谷深处走去。

    大约行了一炷香的功夫,在穿过一片莲花荷塘后,就见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耸立在眼前。虽然不似世俗显贵那样雕梁画栋,却隐隐透着一种古朴大气之感,使人望之一眼便心存敬畏。大门之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议事阁”三字。梁言暗暗猜想,这建筑所用材料必然不是凡俗之物。

    林飞面露恭敬的整理了下衣衫,便带着众人迈步而入。

    里面早有十几人站在大厅内等候,梁言抬眼望去,发现其中大部分人的修为都是筑基期,只有四个人的修为看不透,心中暗道:“老和尚功法虽然有些门道,但我现在实力太低,最多也就只能看穿筑基期的修为,再往上便不行了。恩,这四人定然已经突破筑基达到传说中的聚元境了。”

    他正在心里暗想,忽然惊觉一道冰冷目光瞥来,这才发现大厅后方坐着一名女子。看容貌大概二十七。

    果然紫衣女子缓缓说道:“你灵根驳杂不堪,此生恐怕连练气三层也无法突破。不过我弈星阁有三脉四道,你若是觉得自己在这些上有天赋,可以选择一支加入,做一个杂役弟子。就以六年为期,若是六年之后,你能证明自己对宗门的价值,自然可以批准你进入外门修炼,享受一切外门弟子的资源待遇,但如你没有任何天赋,那就给我下山去吧。”

    说完这些也不等梁言回答,冲与林飞同行的蓝衣美妇摆了摆手,脸上明显的不耐烦之色。

    蓝衣美妇会意,躬身行了一礼,便带着梁言走出大厅。

    梁言一语不发,直到离开大厅,来到外面蓝天碧空之下,才稍稍的吐出一口烦闷之气。

    蓝衣美妇见他样子,开口说道:“你也不必太过在意,修仙界本就是实力至上,强者为尊。其实想开一点,你资质虽差,不过在此能得宗门庇护,总比在世俗受苦要好。”

    梁言听她说完,虽然不以为意,但知道她也是在劝慰自己,于是开口谢道:“多谢前辈指点,只是不知刚才阁主所说的三脉四道,具体是指什么?”

    蓝衣美妇微微一笑道:“你也不必叫我前辈了,你入了宗门,虽是杂役弟子,也可以叫我周师叔。至于你问的这三脉四道,三脉指的是丹脉,符脉,阵脉,而四道乃是琴棋书画四道。”

    “原来如此!”

    梁言露出恍然之色,心中暗暗寻思:“那老妖妇说六年之后要我证明对宗门有用,才可收我入门。这琴棋书画四道都在培养自身,若论对宗门贡献肯定不及丹师,符师和阵师。以前曾听老和尚提起,丹师需要凝练自身丹火,对入门要求极高,我想要六年之内有所建树怕是极难。至于这符师,乃是要求性格安静,心如止水之人最佳,这个恐怕我也很难做到。看来只有尝试阵法一道了。”

    心中主意已定,梁言开口说道:“周师叔,弟子想加入阵脉。”

    周师叔面露古怪之色的看着他,犹豫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虽然说怎么选择是你的事,但你毕竟是林飞带来的后辈,我还是得跟你解释一下。虽然我阁开派宗师弈星真人号称棋阵双绝,但是传承至今千年,阵法一道日渐衰微,如今已少有人能领悟。阵脉人丁稀少,比之符脉,丹脉相差太大,叫我说,你可改选其他两脉。”

    “原来还有这种情况....”梁言沉吟片刻,还是开口说道:“周师叔,弟子心意已决,对阵法一道颇为偏爱,恳请师叔引我入阵脉。”

    “罢了,”周师叔叹了口气说道:“你随我来吧。”

    ........

    弈星阁山谷内,一个偏僻的杏林之中,耸立着一座阁楼,红砖绿瓦,造型古朴。屋檐八角下,各自挂有一个铃铛,随着杏林微风,八个铃铛时不时“当当”作响,若啼莺舞燕。

    阁楼前有一张黄木大桌,桌上趴伏着一个中年人,黄衣长袖,阔鼻厚唇,额头奇高。此时正在呼呼大睡。

    忽然,他那一双大耳朵微微耸动了一下,抬起头来朝前方看去,只见杏林小道尽头,转出两道身影,一男一女,正是梁言二人。

    黄衣中年人心中一惊,立刻起身朝二人飞奔过去,到了面前,冲周师叔拱手作揖道:“杂役弟子执事,见过师叔,不知师叔驾临,有失远迎,实在是.......”

    “行了行了!”周师叔不耐烦的摆手打断他,淡淡说道:“我是带他来拜入阵脉杂役弟子的。”说着一指梁言。

    黄衣中年人微微一怔,随后望向梁言,开口说道:“想不到我阵脉还有新的杂役弟子加入,呵呵,师叔放心,王某必定尽快带他上手。”

    周师叔微微点头,右手一抬,一张羊皮卷轴飞入梁言手中,接着对梁言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弈星阁阵脉的杂役弟子了。这是我宗内地图,明天一早,你就去礼阁和法阁报到注册,领取我宗的律令手册。以后要严守律令,如若违反,必有执法弟子捉拿严办,你可明白?”

    梁言神色一凛,恭敬答道:“弟子明白!”

    周师叔这才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那王姓中年人一直目送周师叔走出杏林,这才转头看向梁言,脸上温和之色一扫,板着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有家族长辈或者兄弟姐妹在宗门?”

    梁言一愣,实话说道:“在下梁言,并无亲族在宗门修炼。”

    王姓中年人听后,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随后从袖中取出一个木牌,指尖催吐灵力,在木牌上写写画画,又回到刚刚睡觉的方桌上,取来一枚印章戳在木牌上,然后把它扔给梁言。

    “这是你的杂役弟子身份令牌,从明天开始,每天上午来此报到,需砍灵木五十捆,去灵泉挑水十缸,然后打扫我身后的藏书阁。如果完不成任务,我自有处罚。哼,你记好了,我叫王远,此处一切大小事务都是我说了算,明白吗?”

    梁言接过令牌,只见是一个粗木所制的木牌,背后写有“杂役弟子”四字,正面则是“梁言”二字,下面还盖了一个暗红色印章。暗道:“这仙家令牌也太过普通了吧。”

    不过他还是拱手说道:“师弟一定尽力完成任务。”

    “嗯,”王远又说道:“杏林西北处有一所住宅,是你们杂役弟子居住之地,你持这身份令牌可破开外院禁制,你到里面自行挑选一间厢房作为日后的起居之处吧。”说完不再理他,又回到桌前,闭目养神起来。

    梁言收了令牌,向王师兄告辞一声,便往西北住处走去。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灰褐色的宅院,大概十来个房间。梁言修炼“混混功”日久,六识感官异于常人,老远就看到这十来个房间中只有两间房门紧闭,其他房间都是大门敞开,空无一人,不禁心中苦笑。

    “看来这阵脉果然衰微。”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青葫剑仙

竹林剑隐

青葫剑仙笔趣阁

竹林剑隐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