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皎洁,母狼受了伤正是虚弱,不如乘机去狼窝看看究竟。

    清尘熄了屋里的灯火,悄悄关上门,见四下无人,便使了轻功朝荒芜山方向飞梭飞去而去。

    到林子里时,清尘吹起火折子,仔细的寻找莽子和黑狼打斗过的痕迹。

    黑压压的森林里,月光一点也透不进来,手里一点微弱地火光在这里也显得格外耀眼。

    山林四周安静的出奇,隐藏在黑暗里的野兽都静悄悄的等着送上门来的食物。

    没过多久,就找到了血迹,血迹四周有打斗过的痕迹,他蹲下身,仔细地看了看地上留下的脚印,确定是狼留下的,便顺着脚印离开的方向向森林深处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血迹逐渐消失在眼前的这堆杂草丛里。

    清尘小心的拨开草堆,果然发现了隐藏在背后的狼窝。便弯着腰慢慢地往里挪动,没走两步远,就听到洞穴角落里传来一声奶声奶气的狼嚎。

    举起火折子照过去一瞧,惊讶地发现传闻里的怪兽只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小女孩披着杂乱的长发,浑身都是泥土,一双漆黑地眼睛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人,时不时地发出“嗷呜”的声。

    清尘嘴角微微一笑:“有意思!”

    便从兜里掏出一把果子朝小女孩扔去,小女孩疑惑地看着那堆果子,并不动弹。

    到是一旁的小狼用鼻子嗅了嗅滚到眼前的果子,然后欢快的吃了起来。

    小女孩看了看小狼,便谨慎地一小步一小步地朝地上的果子爬了过去。

    清尘看着这小孩一举一动皆是在模仿狼的样子,想是从小被狼收养长大,身上一点人的模样都没有了,再留在这里,只怕真的会长成一个怪人。

    甜水村的村民已经相信山上真的有怪物,她虽没有做出伤害村民的事,但是人的恐惧是会逐渐蔓延战胜理智的,迟早有天村民们会上山除了“怪物”以绝后患。

    清尘脱下银白色外衣朝着正吃果子的小女孩扔去,他迅速把外衣一裹,带着小女孩就往洞口走。

    谁知,刚走到洞口,就看见一只浑身漆黑的母狼,母狼的眼睛闪着诡异的绿光,正躲在暗处悄悄地盯着他,做出随时准备进攻的姿态。

    清尘从腰间抽出黄泉剑与母狼对峙,然后拎着包裹从洞里慢慢走了出来,

    小狼看见清尘带走了自己的小伙伴,在后面一口咬住清尘的衣角不松口。

    这时,母狼慢慢地从黑暗里站起,缓缓地走了出来。

    母狼面露凶光、龇牙咧嘴地低吼,清尘迅速朝母狼扔去一颗迷烟,就在烟雾四散间,母狼猛地朝清尘扑来,清尘脚一点地迅速跳上一颗高树。

    母狼扑了个空,立刻转头看着树上的清尘和包裹里的‘孩子’怒吼着,母狼扒了几次树都掉了下来,便开始围着树打转,眼神更加阴冷,喉咙里不停的发出低沉的怒吼。

    清尘看着母狼,知它不会就此放过自己,便使迅速跳上另一棵树,纵跃转眼间便以跑远了。

    母狼在林间穿越紧追不舍,竟然被甩的越来越远。

    他回过头,看见母狼停了脚步,看着远去的‘孩子’哀嚎起来。清尘怀里的“小狼”听见母狼的哀嚎声不停地挣扎撕咬,他立马点了小孩的睡穴,加快脚步迅速离开。

    他心里想着,甜水村是不能留了,只好带着“小狼”先回朝摇山,清尘用骨笛召唤来八翅萤虫,让它先带消息回朝摇。

    朝摇山是南边一座有名的仙山,虽然山上多珍惜草药,奇异灵兽。但是山四周有急流瀑布,地险难上,倒也是与世隔绝。

    上山的入口隐藏在一排银白色急流瀑布后,这片瀑布高耸入云,水流湍急,瀑布后有一条石坎,石坎上长满青苔,又窄又湿滑,勉强算是路。一般人都不会想到这条隐藏在瀑布后的石坎是唯一一条上山路。

    上到山顶后是一片的葱翠宁静草原,草原中有一大片深蓝色的高山湖泊,湖泊四周覆盖了各种名贵的植物,湖边有鹿群悠闲的在踏水漫步,仔细地瞧一瞧还能看见失传已久的重明鸟站在鹿角上打理羽毛。

    一排白色的绵云里,时不时冲出一两只凤凰,只一瞬间,又迅速钻进云里消失不见。

    远处有一条长长的石阶,石阶尽头长年关着一对朱红色的山门,山门后隐约可以看见层峦相叠的楼宇,那便是彭清尘的师门“朝摇派”。

    朝摇派一心求仙问道,不问世事,虽然偶有门中弟子下山行医救世,但是平时无故不会随便下山,以免红尘粘身,扰乱清修。

    清尘远远的看见长年关着的山门微开,门口站着两个弟子在等候,想必是师傅已经知道他带回“小狼”的事了,清尘心中默默想好说辞,便加快了脚步朝山门走去。

    两个弟子见到清尘恭敬的朝清尘一拜:“大师兄。”

    清尘问他们:“师父现在在哪?”

    其中一个略微年长,一脸方正忠厚长相的叫清风,回答说:“师父正在云阁,特地让我们在山门口等侯大师兄。”

    另一个梳着单髻,头上只别了一只簪子,面容娇憨艳丽的女弟子叫清愁,清愁满脸笑容的对清尘说:“大师兄又去什么好玩的地方了?这次出门这么久可有给我们带回什么有趣的玩意吗?”

    清风一脸正色对清愁说:“师妹不要乱说,大师兄是下山历练不是去游玩。”

    清愁厥了撅嘴:“师兄你干嘛凶我。”说完,一扭头就不理清风了。

    清尘笑了笑:“玩意还真没有,不过我带回了一个好玩的人,但是我要先去拜见师父。”

    说完就朝山顶云阁方向去了,留下两脸懵比的清风和清愁,一脸疑惑地望向大师兄的背影“人在哪???”

    清尘带着包着“小狼”的包裹到达云阁时,无望大师正在打坐,只见无望大师白发银须,一身素色长袍,年纪虽大,但是一身仙风道骨,精神矍铄。清尘不敢叨扰,安静地站在一旁。

    许久,包裹里的“小狼”似乎醒了挣扎着叫了起来。

    无望大师并未抬眼,说了句:“回来了。”

    清尘立刻跪在地上朝无望大师:“师父,弟子清尘历练回山。带回了一个人,还请师傅过目。”

    说完,便把包裹放在地上,抖出了一个披头散发,衣着破烂不堪的小女孩,‘小狼’趴在地上警惕地看着这两个生人,嗷呜嗷呜的叫。

    无望大师面不改色地看了眼眼前的小孩,眉头微锁,便掐了掐手指,随后面色沉重地对清尘说:“她命不该绝,被母抛弃,又被狼母收养,那都是她因得的缘法,你不该把自己卷进她的命数里。”

    无望大师半闭目光,俯瞰着眼前的小女孩,说:“清尘,为师早年就算出你日后命里该有一段凡劫,当初为你取名“清尘”,就是希望你能拂除尘埃,一心清修。现下与凡俗事务多有纠缠,实属无益。”

    清尘低头不语,片刻,对无望大师说道:“师父,这个孩子被生母抛弃养在狼窝不是她愿意的。村民无知,容不下她,也不是因为她有过错。弟子不能眼见她将命丧山中而不闻不顾,实在与平日修行不和。”

    无望大师半晌无语,叹了口气,目光望向远处的天空:“都是天命!各人的因缘劫数早就命中注定。你既然执意如此,为师也不好执意阻拦。她原本命运多舛,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既是你带回门中,便留在门中隔离凡尘清心修行,就由你亲自教养,尊你为师。清字下便是云字辈,她一生孤苦,便叫“云孤”吧。”

    清尘深深的朝师父叩了三个响头,谢了谢师父开恩收留了“小狼”。

    一旁的‘小狼’还不知道,她的命运从那一刻起就和她的师父清尘开始纠缠不清。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云孤传

竹院闲人

云孤传笔趣阁

竹院闲人

云孤传免费阅读

竹院闲人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