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猎户今天的运气实在不错,套坑里居然让他关到了一只野鹿。

    这只鹿强壮健硕,可够他们爷俩吃上好几天了。

    这鹿脑袋上还长着一对珊瑚样的鹿角,瞧着能换不少钱呢。这身鹿皮卖相不错油光水滑的,回去要好好的细剥。

    这回终于可以到镇上去给莽子买身好衣服了。

    这个小子正在蹿个子,半年不到,衣服不是短了就是紧了。家里也没个帮着缝补的女人。就只能等猎到好货后,再去镇上裁缝铺子里头换新的。

    每每看到儿子穿着露着肚子、露着脚脖子的小衣服,张猎户就心生愧疚。

    这些女人做的活计他实在是不会弄,所以也只能委屈儿子将就着。

    回家的路上,特意去了趟刘婆婆家打了几两散酒。

    今天是臭小子的生日,这孩子从小娘就没了,自己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他拉扯大,让他吃了不少苦。

    如今也大了,过不了多久就该成亲娶媳妇了,他娘要是知道莽子该成亲了一定很高兴。

    其实他老早就相中了老李家的闺女彩云。这丫头长得好,和莽子也合得来,就是现在岁数还小,且要等几年呢。

    今天真的是高兴坏了,想着晚上让莽子也尝尝酒,好好地陪他喝上一杯。

    张猎户一路上咧着嘴笑,想着想着就到家了。

    推开门一看发现莽子并不在家,便以为他去哪里玩闹去了,于是就在家里安心的处理猎回来的野鹿,等儿子回来吃饭。

    等到天都黑了,莽子还没回家。

    想着往常也没有这么贪玩,张猎户就有点坐不住了,到村里挨家挨户的找起来。

    寻问了一圈,都说莽子今天并没有过来玩耍,才意识到事情不妙,那臭小子八成是自己偷偷摸上山了。

    张猎户突然的一阵心慌,他抬头看了眼天。天已经黑了,山路难走,现在还不回,怕是误在山里了。

    山里过夜实在太危险,就是最有经验的猎人也得小心应付,更何况是第一次独自上山的孩子。

    张猎户越想越胆战心惊,只好去李家寻求帮忙。

    李家和张猎户是从小一起露着屁股蛋长大的兄弟,两人一起驯马,一起学打猎,一起偷鸟蛋,好的像是亲兄弟一般。

    张猎户赶到李家把情况一说,李叔立刻就背上弯刀,带着火折子,同张猎户一起往山那边赶去了。

    彩云站在门口,看着爹爹和张叔叔远去的背影,一脸担忧的问阿娘:“阿娘,莽子哥哥会不会出事?”

    彩云娘虽然心里也十分担心,但嘴上还是安慰女儿道:“不会有事的,莽子三岁就能拉弓猎兔,是咱们村里最好的儿郎。他定是贪玩,在哪里误住了。”

    彩云望着那黑黢黢的山心神不安,总觉得莽子哥哥出事了。

    张猎户和李叔一路快马跑到山脚时,隐约地看见了追风。

    追风急促的走来走去,不停的喘着粗气嘶鸣,旁边地上躺着一个人,张猎户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家莽子。

    他快步跑了过去,只见莽子一动不动地躺着地上,满身血痕,面色苍白,怎么都叫不醒。

    张猎户心下一片悲凉。

    李叔看莽子情况实在不太好,就说:“别在这耽误了,赶紧送到镇上去找大夫要紧。”

    张猎户醒悟过来,也不敢耽误,赶紧把儿子横在马上和李家的一起朝镇上跑去。

    镇上有个大夫姓彭。是个远近闻名的神医,彭神医不仅医术了得,还对上门求医的穷苦乡民慷慨施药,不取分毫。

    彭神医在乡民心里名望很高,很受敬重。

    但是这位彭神医的来路谁也不清楚,只知道突然的有一天就住下了,住在城东侧的一间一进院落的小院。

    彭神医一身医术造福乡里,人人都受过其恩惠,渐渐地也就没人追问彭神医的来路。

    明月以升空,彭神医一身银白长袍,正潇洒地靠坐屋顶把酒问青天,一副好不惬意的样子。

    这时,一阵急促的跑马声由远至近传了过来。

    他向声音处望去,远远地就看到有人急马前来,心想八成是出了事,便收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等人送进了屋一看,满身血痕,一脸苍白,以经开始呓语了。

    彭神医掐了掐脉搏,断定只是受到惊吓魇住了。

    便在药架子上取了漆姑草,煮了汁水,喂服进去。又用沾取烈酒的毛巾擦拭满身血痕,涂上了金疮药包扎。

    不一会,莽子便醒了。到底只是八岁的娃娃,受了惊吓,醒来看见陌生的地方,又见到爹爹和李叔,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张猎户眼角微湿,跪在地上朝彭神医表示感谢,彭神医连忙扶起张猎户说:“行医治病是我该做的,怎可行如此大礼。”

    “神医,我只有这一个儿子,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死了以后也没脸见他走了的娘。”

    彭神医一把扶起他说:“令子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受了惊吓被魇住了,幸好身强体健,所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我很好奇,令子虎牛体魄,不似胆小之人,到底看见了什么受惊至此?”

    只见莽子一脸苍白,眼睛里露出惊恐神色,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张猎户一脸心疼,便抱着莽子的肩膀:“没事了,爹在这里,不用怕。”

    李家疑虑说:“莽子可是在山上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听到这莽子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看见那个怪物了,那个半人半狼的怪物,它也看见我了。”

    张猎户和李家惊出一头冷汗。

    彭神医微一皱眉,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甜水村的传闻他也听过一些,都当是村民的无稽之谈并未放在心上。今天亲耳听见有人说是真的,到是勾起了好奇心,便仔细地询问了莽子事情经过。

    莽子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都说了。

    张猎户听完了全部经过,一边后怕一边又暗自骄傲。

    他早知道他的儿子日后会是村里最好的猎手,现在小小年纪就能狼口逃生,长大了还了得。

    早知道这样,早上就带儿子一起去了,这样莽子就不会一人独自面对那怪物,毕竟还是还小,如果有父亲在身边也不至于成现在这副摸样。

    彭神医听完,安慰张猎户:“令子以无大碍,所受也只是些皮外伤,不出三五日就能好,这瓶金疮药是治疗外伤的,你们拿着吧。”

    张猎户和李家带着莽子再三拜谢神医便离开了。

    送走他们后,心下独自思索。师父之前突然嘱咐他前往荒芜山,说是让他去历练,难道是算出这里出了怪物?让他为民除害?

    他越想越好奇,便打定主意亲自去看看究竟。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云孤传

竹院闲人

云孤传笔趣阁

竹院闲人

云孤传免费阅读

竹院闲人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北挽阁 柠稔小说网 北美神探:我精通各种美式居合免费阅读 海贼:我的伙伴太不正经免费阅读 最初阁 文学之路 独一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be后大佬们都说我是白月光 致异世界最新章节 死神:学医拯救不了尸魂界最新章节 我能超越空间最新章节 我在诸天轮回封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