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全匆匆赶到长秋殿,见宁妃独自一人在空旷的院内望月,神情极尽落寞,他赶紧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宫里最不该做的事就是管闲事。

    “宁妃娘娘。”万全恭恭敬敬的福礼。

    月蓉一回头便看见万全立在跟前,她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娘娘,陛下喝醉了,在喊娘娘的名字,您快去瞧瞧吧。”

    “陛下不是在与钱大人商议国事吗,怎么会喝醉呢?”

    “陛下为国事忧心,一时心烦便借酒消愁,哪知娘娘的酒劲道极足,只一壶便醉了。”

    “知道了,本宫这就随你去。”

    月蓉赶到福心宫,见门口站着一个眼生的小侍卫,不知为何她格外多留意了‘他’一眼。

    到了内殿,见轩辕启仰靠在软塌上,眯着眼,神情如坠入迷雾之中恍惚。

    她找了个由头支开万全,“你让御医煎一些醒酒汤来,这里有我就够了。”

    “是。”

    万全规规矩矩地退下,带上殿门。

    “陛下。”月蓉侧身坐在软塌旁,轻声的叫他。

    “嗯?”轩辕启迷迷糊糊地答应道。

    “陛下,怎么喝的这么多,这酒虽然好,但喝多了也会伤身。”

    “国事乱如麻,早知如此,当初还真不如做个闲散富贵王爷来的自在。”

    “陛下说醉话了,这帝王位向来只归于有德之人。陛下是先帝亲封的太子,先帝一世圣明,可见陛下也是天命所归的有德之人。”

    轩辕启满脸苦笑,“你别宽慰我了,寡人知道这个帝位是怎么来的。从来没有人问过寡人想不想坐这个位子,这只是母妃的心愿,可她也没想到这个位子需要用性命来换吧。不知母妃在地下是否后悔过。”

    月蓉沉默一会,不知在想些什么。

    “陛下今日感触颇多。”

    “都说酒后吐真言,寡人也只是说了平日不会说的。”

    “臣妾斗胆,不知陛下今日为何时烦忧?”

    “还不是士族那群老匹夫!若是汝王...唉!只怕这事轻而易举就解决了。可见寡人德行不如汝王。“

    “汝王出自中宫崔太后,是嫡长子,士族们自然要高看一眼。”

    “寡人近日重阅古籍,看到古时尧帝禅让于舜帝,舜帝又让位于禹,这说明天意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九五至尊之位本就该由贤能者居上。”

    月蓉暗自一惊,怯生生地试探着问:“陛下这是...有效仿典故之心?”

    “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寡人的天下,若是汝王当真贤能,寡人也愿遵循天意。”

    月蓉不敢接话,轩辕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知道了崔氏的计谋,在故意试探她的话,她有些心虚地说:“陛下醉了,臣妾还是扶陛下先休息。”

    “寡人没醉。万全。”轩辕启大声的朝门外呼唤。

    “老奴在。”万全半躬着身子,匆匆进来。

    “去,取笔墨来。”

    “是。”

    “陛下...”月蓉满脸惊疑。

    “寡人今晚就要效仿旧典。”

    万全奉上笔墨便退下了。

    轩辕启挽起宽大的袖口,伸手去拿笔,但他的手却怎么也不听使唤。原本要沾墨的笔却伸进了一旁的茶水里,他一脸疑惑地看着笔迹问:“这墨怎么这样浅?”

    月蓉掩嘴浅笑,“陛下,这是茶水,墨汁在这。”她顺手将砚台推到他眼前。

    轩辕启‘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又将笔伸进墨台里吸饱墨汁,颤抖着写起禅让诏书。

    月蓉不动声色的斜眼打量轩辕启,似乎在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醉了。这一切似乎太顺利了,简直和崔太后期盼的结果一摸一样。

    直到轩辕启怒而撕掉第三张纸,他将笔重重的搁置在桌上,说:“你来替笔。”

    月蓉满脸不敢相信地指着自己问:“臣妾?!”

    “对!寡人念你来写。”

    月蓉只得提起笔,“是。”

    轩辕启神志以有些不清,他含含糊糊地说道:“寡人即位以来,时感心力不济。然而,大魏是天下人的大魏,不是寡人一人的大魏。这帝王之位应当由贤能者居上。汝王品行才德堪比尧舜!寡人平庸,不敢违背上天的授意,让贤德之人就此埋没。寡人决定遵循旧典,将帝位禅让于汝王。汝王不得推脱,继承帝位,不辜负天下人的期待。”

    说完这些,轩辕启便沉陷在身后的软枕里,仅有眼皮还在下意识的转动。他嘴里支支吾吾地不知在呢喃着些什么,不一会便沉睡。

    月蓉写完这些一转头,便看到轩辕启早已不省人事,她试着推推他,轻声唤道:“陛下,陛下。”

    轩辕启一动不动,甚至还响起阵阵鼾声。

    直到确定他是真的睡着,才悄悄起身,轻步走到书桌处加盖上玉玺,这才心满意足的将诏书收起。

    云孤在门外偷偷打开一条窗缝,她死死盯着月蓉的一举一动,她伸手招来万全,“可以把醒酒汤端进去了。”

    “是。”

    万全轻声叩门,“陛下,醒酒汤好了。”

    月蓉一惊,连忙回到轩辕启身边坐下,“进来吧。”

    “是。”

    万全端着醒酒汤递给月蓉,月蓉一口一口的喂下去。

    “陛下只怕明日才会醒,本宫便先回去。”

    “是。”

    月蓉揣着圣旨,心快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被春香搀扶着患得患失的回到长秋殿。

    轩辕启缓缓睁开眼,沉默良久。

    云孤推门而入。

    轩辕启见她又易容成另一个男子的模样,一声轻浅嗤笑,说:“大胆,未经传召私闯福心宫你可知罪。”

    “你说过我可以自由出入。”

    轩辕启轻笑一声,“你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倒是像那位的徒弟了。”

    “你打算怎么办,她们有诏书便会逼宫。”

    “寡人就在等她们逼宫。”

    “你有对策?”

    轩辕启并不回答,他将门外的莽子喊进殿内,嘱咐道:“你拿着我的令牌悄悄去谢、王两位将军府,传我口谕,就说蛇即将出洞。”

    “是。”

    “悄悄的去,别让人发现。”

    “是,属下知道。”莽子领旨后迅速融入夜色里。

    轩辕启见云孤眉目不展,关心道:“有心事?”

    “你准备什么时候放我师父出来?”

    “崔氏伏诛后你师父便可离开。”

    云孤不语。

    轩辕启不知为何突然很想逗逗她,便问:“你觉得皇宫如何?”

    云孤反问:“想听实话?”

    轩辕启说:“欺君是要诛九族的。”

    “实在不怎么样。”

    “哈哈,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进来。”

    “天地宽广,山河俊美,何必将自己囚困在一隅天地中。”

    “囚困?!你还真敢说,当真一点也不怕寡人?”

    “你不是说要做明君吗。”

    “哈哈哈。”

    一阵玩笑过后,轩辕启望着云孤的眼逐渐深沉起来,他一脸严肃地说:“寡人需你帮忙做件事。”

    “什么事?”

    “太后和汝王拿到圣旨一定会策划逼位,到时你伺机易容成崔太后身边的彩文姑姑。寡人需要知道他们的所有计划,以便能一举将他们铲除。”

    云孤虽然不懂皇家的事,但她知道轩辕启和轩辕宇是亲兄弟,为了权利,当真值得手足相残吗?“你真的要杀他?”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想我死。这帝位从来都是你死我活。”

    “那你会怎么处置宁妃?”

    “寡人和她是先帝赐婚,又代表了两国情谊。寡人自会给她留份尊荣。”轩辕启打量着她,“听闻你与宁妃向来不和,怎么关心起她来了。”

    “可能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你的伯仁死于她不该有的贪念。”轩辕启打断她道。

    云孤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事成之后,你要放了我师父,让我们离开。”

    “胆子不小,敢和我讨价。”

    崔太后拿着传位诏书喜不自禁,“他倒是识趣。”

    彩文和福全连忙跪下讨喜,“恭喜太后娘娘心愿达成。”

    “去通知宇儿,让他择日进京,以防夜长梦多又生变故。对了,让他多带些兵马便装随行。”

    “是,太后娘娘考虑得真周到。”彩文匆匆退下。

    福全一脸讨好地笑道:“等汝王继承大位后,太后娘娘便可安枕无忧。”

    崔太后全身松懈开,舒适自如的往后倚靠,深深地陷入松软的靠枕里,她悠然自得的看着自己水葱般的纤指,修长的秀甲经过精心的修剪后染了明艳的红色,那是正室才能使用的正红色。

    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既然他这么识趣,那哀家自会让他寿终正寝,全须全尾的去见他那短命的娘。”

    福全一脸谄媚地说:“太后仁德。不知太后娘娘准备什么时候颁布诏书。”

    “等宇儿到京城后,哀家要当着众朝臣的面宣召。”

    “娘娘英明。太后娘娘若不是女子,这帝位太后也坐得。”

    崔氏伪佯怒骂他,眼里确是遮掩不住的骄傲自满,“放肆。”

    福全弯低了身子,讨好着轻抽自己两嘴巴,“太后教训的是,奴才知道错了。”

    崔氏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的忠心哀家都知道。哀家有些累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云孤传

竹院闲人

云孤传笔趣阁

竹院闲人

云孤传免费阅读

竹院闲人
本页面更新于2022
YY文轩 俗主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洪荒之一条蛇的故事最新章节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全文阅读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流光小说网 异仙列传免费阅读 百家文学 异仙之主真愚老人 心归小说网 华娱顶流,从写歌开始!免费阅读 白衣披甲txt下载 古龙群侠:古往今来一大厨百度百科 木叶:这宇智波的系统过于变态无防盗手打 我的新闻来自五天后南东君 我的背景五千年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最新章节 我,领主大善人,魔女教父最新章节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