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怀瑾正在家中与云孤商议怎么寻找镜中人的事。

    哪知太子身边的人急匆匆赶到钱府。

    “大人不好了,东宫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那人忐忑不安地说:“太子侧妃被大巫师证实毒害陛下,东宫以被大理寺封闭。”

    钱怀瑾目光似剑,厉声问道:“哪里来的大巫师?!”

    “是太子妃从柔兰请来为陛下祈福的。”

    “太子妃请来的大巫师为什么会指认侧妃毒害陛下?”

    “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请大巫师询问天神毒害陛下的真凶到底是谁,众目睽睽,太子虽极力劝阻,但还是让皇后得逞。”

    “是谁封的东宫?”

    “国师。”

    “你先回去告诉太子,不要着急,剩下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是。”

    传信的人走后。云孤看着焦头烂额地的钱怀瑾问:“你准备怎么办?”

    钱怀瑾疲惫着摇摇头,“好在是大理寺接管,若是落到皇后手里,太子就真保不住了。”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不管是与不是太子都会受到牵连,你要做的不过是将这件事对太子的影响控制在最小。”

    钱怀瑾冷厉低沉着声音说:“只要找到那个女子,太子就能洗刷嫌疑。”

    说完,两人陷入一阵沉默。要在人海里找到一个豪无头绪的女子...希望太子能撑到三堂会审。

    云孤突然想起上次在鬼市那个专门贩卖消息的人,她说:“我知道谁能帮我们找到这个女子。”

    长秋殿一片灰寂,黑夜肆无忌惮地在殿内穿行。

    月蓉颓废地跌坐一角许久。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吱~’

    屋外的月光趁机溜进来瞧瞧,吓得浓墨似的黑夜赶紧让出一个圈。春香缓缓推开殿门,身后跟着一个宫女,这个宫女手里端着一个食盒。

    “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殿内传来月蓉的咆哮,这歇斯底里的咆哮刺穿了整个长秋殿。

    春香面如死水,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宫女进去后,她迅速关上门,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出去!”

    ‘乒哩哐铛’一个铜质烛台跳跃着滚到宫女脚下。

    月蓉怒目而视,正要发作,脸色迟疑着慢慢放缓,她支支吾吾地说:“母、后...”

    皇后浅浅一笑,神态自若地放下手里的食盒,将里面的吃食一一摆在桌上,她柔声细语地劝解道:“听春香说你以两日不饮不食。我担心你,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些吃食。”

    她摆好后,对月蓉招招手说:“过来尝尝,都是我亲自做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月蓉喉咙一哽,几乎是跪着爬到皇后脚边,她呜咽着说:“母后,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请您相信我。”

    皇后慢慢搀起月蓉,温柔地抚摸着她漆黑的云发,“我知道你是个单纯的好孩子,绝不会做出毒害陛下的事。”

    “母后,您信我?”

    皇后毫不迟疑地说:“我相信你。你一定是受了奸人蒙蔽,才做了糊涂事。你只要告诉我主谋是谁,我一定替你向陛下求情从轻发落。”

    她闻言抬头,见皇后一脸急不可耐地神色,不由得恍然大悟,“原来你打的这个注意。”她慢慢后退,嘲笑道:“覆巢之下无完卵。太子若是背上弑君弑父的罪名,那我这个侧妃又能活到几时。枉我还真的以为你是相信我的。”

    皇后脸顿时就沉下来,她也不装了,带着几分讥讽、几分怜悯地神色看着她说:“是太子妃请来的大巫师证明是你毒害陛下。如今证据确凿,只等三堂会审后便能定罪。我倒是很想看看太子到时如何摆脱干系。或者太子的幕僚们干脆使出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弃车保帅也说不定。今日来找你,不过是我动了些恻隐之心。我怜你真心错付,想给你指条活路。没想到你真如传言说的那般愚昧,辜负我一番好意。”

    月蓉忍不住打断她道:“你什么意思!”

    皇后凑到月蓉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说:“你知道为什么你入宫这么久都一直没有身孕吗?你又知道太子妃为何无故小产吗?”

    月蓉蹙着眉,脸色煞白,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枕边人,但最后她依旧选择相信。

    皇后笑道:“看来还不算太蠢。太子母族势单力薄,几大士族势力盘根错节,把持朝政。大魏四面强敌,如狼似虎。没有强大母族支持的他,日后就算勉强上位也难以坐稳帝位。这就是他为什么不予余力地打压士族,扶持寒门子弟的原因。同理,他又怎么会让带着大月氏或是柔兰血统的皇子出世。比起士族,他更怕你们举兵逼宫,吞并大魏。他可是一个野心比他父皇还要大的人。”

    月蓉眼皮微垂,修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沾在睫毛上的泪珠不住地落下,她所有的话一时全都卡在喉咙里。

    “我们来做个交易。三堂会审时,你只要指认太子才是背后主谋,你是受太子威胁才做了糊涂事。当然,我会保你的性命,等宇儿成功称帝后,我保你在后宫一世恩荣。”

    月蓉木然无动、心如死灰。

    皇后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回应,她有些不耐烦地轻叹口气,“你好好想想,想通了便让春香来告诉我。不过我提醒你,一定要在三堂会审前告诉我才算数。”

    云孤在茶摊上喝完第三壶茶,树下的那个人还是没来。

    她不住地往树下瞥,心想:难道知道月蓉出事今晚不来了?

    茶小二往大树下瞅了一眼说:“客人在等树下的人?”

    云孤连忙说:“是。”

    茶小二说:“他今天不来咯!”

    云孤追问:“为什么?”

    茶小二又说:“他家里来了客人,这几天都不会来了。”

    “他家在哪?”

    茶小二斜眼瞥云孤一眼,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云孤一时反应过来,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小块银元放到茶小二手里。

    茶小二这才笑眯了眼睛,他顺手掂了掂,往前方一指,“走到头,门口有一颗大树的就是。”

    “多谢。”

    她一路走到头,果然看到一颗参天古树,古树后有一座孤零零地房子。

    云孤轻轻走到房子一侧,用手指沾了沾唾沫,熟念地戳破了窗纸,然后从空洞的窗眼里看去。在房内仔细地查看了一圈,终于看到树下的男人,阿元。

    只是他屋里的客人似乎是个女子,并不是她猜测的大月氏主君。这个女子背向她而坐,阿元一直躬身与她密探些什么。

    她努力凑得更近些,终于听清他们说话的内容。

    阿元说:“月鸣不堪重任。这些年我为他出生入死,暗中偷偷培养了不少心腹,这些人隐藏在京中各处。只等时机一到,我们就能动手。”

    云霄一时感慨:“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替父兄报仇雪恨。元哥哥,幸好还有你,不然我像孤魂野鬼一样不知在哪里飘荡。”

    “公主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家父临终前将自己毕生心血《司空兵法》交与我,这些年我一直潜心钻研,只等有朝一日可以派上用场,到时我一定亲手了结大魏。”

    “司空丞相向来深谋远虑。可惜他这般风云人物,最后既不得善终,死在那狗贼手上。”

    阿元的手紧紧捏成拳,他咬牙切齿地说:“轩辕氏知道父亲绝不会臣服,定要除之而后快,父亲知道自己不死,轩辕氏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不愿落入贼人之手受羞辱,宁愿一把火烧了,大家都能干干净净的走...父亲让我远离中原,归隐田园。但国恨家仇如何敢忘。”

    云霄慢慢握住阿元的手,“元哥哥,以后就只有我们俩了。”

    ...

    云孤终于听明白了!阿元居然是前朝丞相司空晋的儿子,他身边的女子就是前朝公主云霄。没想到云霄居然在这里!云霄偏偏这时又转过头来。

    云孤忍不住惊呼:“怎么是她!”

    屋里的人发现外面有人在偷听,赶紧开门追了出来。

    云孤转头就跑,丝毫不敢停歇。

    云霄在后紧追不舍。阿元吹动暗哨,隐藏在各处的暗士纷纷追了上去。

    她玩命地四处逃窜,惊地整个鬼市鸡飞狗跳。

    她跑的眼冒金星、口吐白沫,眼瞧着就要被追上,一着急得要动仙法。

    这时,一辆马车急匆匆地停在她面前,没等她反应过来,状如小山般的车夫将她提起往车内一塞,然后急吼吼地抽着鞭子,马一吃疼没命似地往鬼市外跑去。

    她惊魂未定地扑倒在一双黑色描银的靴子跟前,默默地抬起头,正对上机辨银白色鬼刹面具。

    机辨端坐身子,斜着眼打量她,淡淡地挪揄道:“这是偷了东西没给钱?”

    她一把坐起身子,整了整衣裳,没好气地问:“大晚上的,来鬼市摆摊挣外快?”

    机辨心里想笑,他想逗逗她,“让我猜猜看,现在出现在鬼市,八成是关于太子的,想必是来问给陛下下毒的真凶到底是谁吧。”

    她老实地点点头。又挪揄他道:“神通广大地国师难道也是来买消息的?”

    机辨不可否认地也点点头,“嗯,来买消息。”

    他这么直接,倒是让云孤有些错愕。

    机辨笑而不语,问:“问到了?”

    云孤摇摇头,“没有,卖消息的今日没出摊!”

    机辨感叹道:“看来今晚不是我一个人空手而归。”

    云孤又问:“你买什么消息?”

    机辨笑着说:“寻位故人。”

    一直听他提过,自己长得很像他一位故人。难道他还没有找到吗?这么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云孤传

竹院闲人

云孤传笔趣阁

竹院闲人

云孤传免费阅读

竹院闲人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南笙文学网 我的悟性爆炸了免费阅读 生活系的真实玩家第六旋律 [快穿]被黑化大佬占有 百花阅读 浩瀚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快乐文学 美妙文学 转职成为女大枪的我姓斯塔克?最新章节 太子宠婢日常笔趣阁 璃安小说网 我在枉死城上班的日子奈何笑忘川 两界:从关公像睁眼开始txt下载 只有我没飞升吗?国王陛下 神话时代:我用模拟成为诸界之主txt下载 从笑傲开始的异能诸天时代最新章节 仙子,可愿与我论道起点中文网 游戏降临诸天万界最新章节 奥特:超级机师全文阅读 普罗之主最新章节 明日拜堂全文阅读 向地狱进发全文阅读 房间里的副本百度百科